2021 年 10 月 18 日

28年後再度奔赴戰場:全面剖析你所不知道的《最後一戰:星環戰役 2》

生命的毅力及恢復能力,總是讓我驚訝不已。

影片和文本無差異,只是供各位有不同的閱讀選擇罷了~但還是建議各位看影片,因為有圖有聲。喜歡的話可以訂閱喔~粉專也有其他遊戲的資訊,歡迎逛逛^^

西元 2531 年 2 月 10 日,火靈號離開阿卡迪亞,前往護盾世界 0459 拯救安德絲教授。但火靈號的這一離開,也讓 UNSC 再也無法聯絡他們,從此音訊全無。西元 2534 年 2 月 10 日,UNSC 將火靈號從失蹤狀態改為全員覆沒,並舉行葬禮。不過許多家屬並未參加葬禮,因為他們仍然堅信自己的親人們還活著,並希望他們能平安歸來。


西元 2552 年 12 月 11 日,雖然在方舟上的戰鬥結束了,但並不代表所有事情跟著落幕。人類、星盟、蟲族在美麗的方舟上留下一堆爛攤子;而且因為光環的不穩定,導致發射程序並不完整,致使蟲族並沒有被完全消滅。000 悲寂孤獨必須在同年 12 月 14 日部署大量聖堂防衛者前往博愛之城的墜毀地點,建立一個堅固的能量護罩包住博愛之城,防止任何東西逃出或進入,並讓聖堂防衛者於周圍巡邏。隔年的 2 月 19 日,蟲族被成功遏止。但所有人不知道的是,一個屍腦獸正在裡面成型,並耐心等待著誰來打開這可怕的潘朵拉之盒。


西元 2555 年,人類─精英特遣隊前往方舟,執行遠征風暴行動,試圖阻止環帶啟動。其中一位研究員:亨利.蘭姆不幸陣亡。為了紀念這位勇敢的研究員,於是將方舟前哨站以他的名字命名。


西元 2556 年 3 月,在掃描因意外墜毀於火星而陣亡的測試飛行員的大腦後,UNSC 後勤單位人工智慧:伊莎貝爾誕生了。她的任務是跟著人類遠征科學隊前往方舟,幫助人類研究新式科技,以及在面對環帶威脅時人類還能自保的方法。


隔年,伊莎貝爾跟著科學隊搭乘伊甸崛起號,穿過傳送門前往方舟。首先,科學家啟動了冬眠中的收復型聖堂防衛者,派它們去開採無生命的行星好搜集資源;之後這些聖堂防衛者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自動作業,慢慢將死氣沉沉的方舟恢復成以往的繁榮。科學家親眼目睹,原本漆黑的荒蕪地面竟在一個星期內長成茂密的森林;他們亦有幸見到巨大的地殼板塊重新排列、移動、展開,形成一條橫越深淵的新路線。


遠征科學隊與伊莎貝爾在方舟上度過的一切時光可說是相當愉快。科學家觀察、驚訝於方舟上的不同變化,每一天都是與眾不同的一天。其中一位科學家認為,如果億萬年前的科技可以隨著目前的狀況來改變、配合宇宙的節奏,那人類或許也能學會進化。


生命的毅力及恢復能力,總是讓我驚訝不已。


──Nathaniel Palmer


可惜的是,美好的事情不會持續太久。西元 2558 年 10 月 28 日,隨著守護者朝地球發動電磁脈衝攻擊,位於非洲沃城的方舟傳送門受到影響,就這樣關閉了遠征科學隊唯一一條回家的路。要知道,方舟設施遠在銀河系之外,所以遠征科學隊是絕對無法離開方舟;他們就這樣被困在那裡,無法求援。


11 月 25 日,放逐者搭乘持久信念號突擊航母,來到了方舟。Decimus 率領部隊,部署壁蝨號、聖甲蟲號、妖姬號……等等載具,猛攻亨利.蘭姆研究前哨站。由於駐紮在方舟的遠征科學隊皆是無受過軍事訓練的科學家,因此在強大的鬼面獸面前根本毫無還擊的能力,只能任其宰割。雖然他們試圖搭建防禦設施拖延放逐者,但仍無濟於事。


一隊科學家結束考察行動返回前哨站的途中,目睹到了鬼面獸的血腥攻擊。數道明亮的藍色電弧朝他們飛去,嚇的他們趕緊散開,立刻往反方向跑。逃跑的人類看到持久信念號朝前哨站實行電漿轟炸,但他們卻無能為力。而還留在基地的伊莎貝爾,只能害怕地隱藏自己,同時在 UNSC 頻道發出遇險信標,希望救援能盡快抵達。伊莎貝爾畢竟是後勤單位,並非用於作戰,因此只能無助地出此下策。


倖存者找到了當初大戰時的殘骸,簡單改建成臨時的避難所。他們輪班睡覺,但任何一點點的聲響都會驚動他們。起初有 15 個人在困境中求生存,但倖存者彼此間有不同的想法,進而產生爭執。有人認為應回到研究站找尋開啟傳送門的方法;有人則在爭執應走哪一條路,運氣好說不定能找到補給品,甚至偷走敵人的載具。


兩個月後的 1 月 17 日,這段期間有 7 個人陸續因逃跑、餓死、渴死、被環境折磨死,導致倖存者只剩 8 人;而剩下的 8 人,最後也相繼死去。


我好害怕,還很疲倦,真的很想要放棄。可是如果我放棄,就沒辦法回到你身邊了。

──Nathaniel Palmer


至於放逐者則在 Decimus 的指揮下,利用傳送門不斷在方舟上擴展勢力,同時有系統地搶奪方舟上的一切資源──包括先行者設施、大戰留下的殘骸──又在製圖機的幫助下,掌握了方舟上的所有地點。


不過,放逐者在方舟上的行動,終將被意料之外的發展打斷。西元 2559 年 3 月 28 日,在太空中漂流了 28 年的火靈號,因不明原因穿過未知的傳送門來到方舟。火靈號在抵達這座巨大設施的不到一個小時,瑟琳娜的最後程序喚醒了艦上的所有組員;瑟琳娜同時也向卡特艦長告知她的最後命運,並希望艦長能原諒她的任性,同時要艦長好好照顧大家。


正當安德絲教授與艦長試圖釐清狀況時,船員回報他們收到了一則來自地面的訊息,而且發信方還是 UNSC!但因為加密模式會隨著時間進步,所以對一切認知與技術皆還留在大戰初期的火靈號來說,他們無法解密這則訊息。卡特艦長於是命令斯巴達紅隊與一支偵察小隊下到地表,找出發信者的身份。


斯巴達紅隊駕駛疣豬號,前往亨利.蘭姆研究前哨站。斯巴達戰士進入設施內部,在一張全像桌裡發現了伊莎貝爾。礙於時間緊迫,伊莎貝爾無法即時告知紅隊這裡發生了什麼事,而三位斯巴達戰士就這樣走進了陷阱裡。Atriox 一一擊倒斯巴達戰士,並狠狠捏碎了道格拉斯 042 的左肩。紅隊被迫撤退,偵察一號也在這時發現放逐者大軍正逐步逼近亨利.蘭姆研究前哨站。而 Atriox 之所以不徹底消滅紅隊,除了要找出他們是從哪裡來好追擊外,更要向這群小惡魔展現自己的實力。


紅隊趕緊跳上疣豬號駛離研究站,火靈號的射手導彈摧毀了他們身後的追兵。疣豬號沿著來時的路疾駛,但更多的放逐者部隊透過傳送門瞬間抵達戰場,不斷猛攻勢單力薄的人類。疣豬號停在一座被關閉的光橋前,艾莉絲 130 從炮手位置跳下來,替傑洛姆 092 打開光橋,隨後拿起鏈炮,掩護疣豬號離開,之後下落不明。鵜鶘號緊急撤走疣豬號,隨後將兩名斯巴達戰士帶回火靈號。


這場初次交戰,從結果上來說,在方舟上部署數月的放逐者取得了很大的勝利;對初來乍到、尚未搞清楚狀況的火靈號而言則損失不小。卡特艦長的首要之務,便是讓伊莎貝爾向他們回報狀況,好搞清楚對手的來歷。


伊莎貝爾認為,連星盟都拿放逐者沒轍了;況且火靈號是一艘老舊的艦船,船員亦只剩 5500 人,那最合理的結論便是逃得越遠越好。但卡特艦長則認為,只要火靈號上的全體人員還有一口氣在,就應該留下來戰鬥,爭奪方舟的控制權。卡特艦長發表完激勵人心的演說後,隨即讓火靈號進入備戰狀態。


伊莎貝爾在船上的這段期間,除了快速替全艦人員惡補他們不在的這段期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外,還升級艦船的各種系統;而且得益於瑟琳娜在服役期間所做的維護,伊莎貝爾在十六個小時內便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比如改造長耳兔號、獨眼巨人號,甚至在火靈號上安裝了軍事訓練模擬戰鬥裝置,供人員行模擬訓練。


由於放逐者比人類更熟悉方舟,因此卡特艦長認為不應正面與放逐者對決,否則必死無疑。他認為應先偷襲放逐者的指揮系統,然後於地表建立基地,這樣就能派部隊往核心區域推進。在伊莎貝爾的建議下,Atriox 的心腹:Decimus 成為了首要目標。

傑洛姆與突襲一號陸續清掉放逐者的打撈部隊和基地後,讓禿鷹號運來模塊化建築,在地表建立首座基地,然後往北推進,摧毀放逐者在當地的最後一個據點。Decimus 配合神威艦長的軌道轟炸,試圖殺死人類,但仍敵不過人類部隊的反擊。Decimus 穿過傳送門逃跑,並要神威艦長無差別轟炸該區。卡特艦長認為 Decimus 此舉應是在掩蓋某樣東西,因此命部隊搜索殘骸──果然,他們發現殘餘的資料指向製圖機。


卡特艦長派出傑洛姆與一小支擁有豐富戰鬥經驗的小隊,欲奪下製圖機。而在這支小隊前進的同時,聖堂防衛者正在攻擊放逐者,將外星人與其建立的一切摧毀殆盡。人類部隊最後控制住能前往製圖機的先行者電梯,讓安德絲教授前往地圖室。

在卡特艦長組織起反擊部隊的同時,斯巴達戰士艾莉絲 130 也沒閒著。當她成功掩護傑洛姆與道格拉斯後,艾莉絲強行徵用了一艘幽靈號,然後穿過傳送門,來到了距離放逐者主要部隊約兩公里外的地方。艾莉絲藏好幽靈號,觀察放逐者的動向,她發現放逐者將一些人類倖存者關起來。在救出他們後,這支不容小覷的部隊在斯巴達戰士的帶領下殺向一處舊研究站,向卡特艦長傳訊表示需要撤離。火靈號立即派出鵜鶘號前往倖存者的位置,隨後艾莉絲在卡特艦長的指派下前往別的戰場,要給放逐者製造更多麻煩。


3 月 29 日,安德絲教授在製圖室裡發現放逐者透過掌握地圖室,了解方舟上所有傳送門的位置,這讓放逐者能輕易派部隊到所有想要佔領的地區。不過卡特艦長發現,Atriox 的部隊過於分散,所以如果能成功破壞傳送門的控制中心,就能將那些部署在各地的部隊困在原地,以及阻斷放逐者在方舟上的掠奪計劃。但放逐者早就料到人類會這麼想,因此在傳送門的控制中心佈下重兵,並由 Decimus 親自指揮。

3 月 30 日,傑洛姆與傷勢剛痊癒的道格拉斯率領部隊,沿途摧毀放逐者掌控的傳送門,並反過來利用這些傳送門逐步往傳送門的控制中心推進。最後,Decimus 被殺,且放逐者再也無法使用方舟上的傳送門。雖然人類在方舟上總算取得了優勢,但持久信念號卻派出數艘妖姬號攻擊火靈號,使的火靈號無法派部隊支援仍在地表與放逐者戰鬥的愛莉絲。


4 月 1 日,地表上的愛莉絲守住了陣線,但火靈號卻因為損失太多艦載防空炮而陷入劣勢。就在此時,安德絲教授想出辦法,只要將方舟上的預備環帶傳送到當初人類首先發現的環帶位置──也就是瑞曲星附近──並解除環帶的武器系統,改換上通訊設備,那這個不具毀滅功能的環帶就能傳送遇險信標給 UNSC,這樣 UNSC 就能派部隊前來方舟支援火靈號。但持久信念號不斷派妖姬號攻擊火靈號,導致卡特艦長無法實行安德絲教授的計劃。


在這絕望中,伊莎貝爾心生一計。這個方法,除了能替火靈號擺脫現正處於的困境外,亦能替那些死去的研究人員報仇。首先,伊莎貝爾要道格拉斯前往粒子大砲陣地,攻擊持久信念號;雖然粒子大砲無法直接打穿突擊航母,但起碼能讓航母動彈不得並消掉保護艦船的護盾。一旦突擊航母的護盾解除,傑洛姆跟伊莎貝爾便能長驅直入,進入突擊航母好從內部破壞。而還在地面的人類部隊則必須盡速撤離,否則會遭炮火波及。伊莎貝爾開啟持久信念號的武器系統,轟炸方舟上的放逐者部隊,將牠們灰飛煙滅。然此舉卻驚動了方舟的防禦系統,使的數千上萬架聖堂防衛者以自殺攻擊的方式「斬首」持久信念號。


沒了突擊航母,代表放逐者跟人類一樣無法離開方舟。


把你所有能用的人手都派到那個環帶上,把它從人類手中奪走。

──Atriox


4 月 2 日,隨著安德絲教授啟動環帶,放逐者立刻將目標轉為奪下環帶。Atriox 派出所有人手前往環帶的控制室。人類這邊,愛莉絲與道格拉斯強行徵用了放逐者的聖甲蟲號,順利清出一條通往環帶的路,並登上環帶與傑洛姆會合,準備掃除環帶上的放逐者部隊,好讓安德絲教授能前往環帶的控制室關閉武器系統,換上遇險信標。


安德絲教授控制住一架收復型聖堂防衛者,摧毀包圍住環帶控制室的護盾,隨後進入控制室開始作業。而在教授作業的期間,人類部隊必須拚死守住陣線。


環帶就緒後,還待在環帶上的人類陸續搭乘鵜鶘號返回火靈號。但安德絲教授卻因來不及撤離,只能跟著環帶一起進入躍遷空間。雖然一位朋友的命運未知,但卡特艦長仍然打起精神──他必須完成方舟上的未完之事。


我再一次向一位好友道別,而我們與其他人類的聯繫也被再次切斷,但這次情況不一樣了。我們知道人類打贏了星盟戰爭,而且有個全新的未來在家鄉等著我們,或許我們的家人也在等待。


──卡特艦長


殊不知,太陽系已被 Cortana 控制。安德絲教授正疑惑環帶為何會自行脫離躍遷空間時,她走到外面,看見了巨大的守護者……


地獄空降兵,我們要怎麼下去?


我們要腳先下去!


西元 2559 年 5 月 1 日──持久信念號被毀及環帶離開方舟後一個月──偵察員發現放逐者有動作,火靈號因此派出隸屬於 ODST 第九營迴力鏢連的 Sunray 1-1 小隊。沃恩少校率領 4 名 ODST 搭乘軌道空降艙,迅速下到地表執行破矛者行動。


ODST 首先與 India 連會合,聯手關掉放逐者的隱形設備。這時,偵察員從上空發現,原來放逐者之所以使用隱形設備,是為了掩蓋一艘先行者的絕望級戰機;更驚人的是,放逐者並不打算透過這艘戰機來離開方舟好呼叫更多援軍,而是要用它來直接摧毀火靈號。一開始,火靈號派一艘兀鷹號前往攻擊,但反被擊落,因此只能回歸老方法:派部隊前往戰機的位置。


在巨象號的攻擊下,放逐者的計謀沒有得逞。ODST 用炸藥炸掉了絕望級戰機,而且還成功擊殺這次的主事者、獵人的代表:群體司令。此舉無疑又是大大打擊了放逐者。


偵察外殼、搜刮船艦的殘骸,就這樣而已。Atriox 的命令很清楚。


有鑑於 Atriox 仍未放棄對方舟的掌握,卡特艦長於是要各單位密切注意放逐者的行動。西元 2559 年 6 月 1 日,火靈號派出一支偵察小隊,前往離博愛之城的墜毀地點兩公里處觀察情勢。偵察小隊發現,博愛之城方圓三百公尺內沒有任何生物,形成一片恐怖荒地。


6 月 4 日,Atriox 找來 Pavium 與 Voridus 兩位鬼面獸兄弟,派牠們去博愛之城的墜毀地點附近搜刮。Atriox 還特別警告,一定不能摧毀護盾,且切勿進入博愛之城。不過 Voridus 卻被榮耀、冒險、地位……等等好處沖昏頭──有些外星人亦認為,蟲族只不過是星盟的宣傳伎倆而已,所以沒有認真看待博愛之城裡面的威脅──不顧 Pavium 的反對,逕自帶著聖甲蟲號一路清掉擋路的聖堂防衛者與規模不大的人類部隊,並關閉該區的先行者防禦系統,殺向博愛之城。


聖甲蟲號在防護罩上燒穿一個洞後,Voridus 派三頭鬼面獸先進去。結果蟲族大軍傾巢而出,瞬間淹沒 Voridus 的所有部下,而且還以驚人的速度往外擴散;現在不管是地表還是方舟的地下結構,全都是牠們的蹤跡。Pavium 的部隊也很快遇上了蟲族,然 Pavium 表示得找到 Voridus 才肯離開,因此讓部隊邊打邊撤;同時拋棄沿途所有基地並消滅掉那些曾是同胞但現今卻被感染的噁心生物。


這時候放逐者才確信,有關蟲族的故事都是真的──然為時已晚。蟲族隨時間越來越強,即使是放逐者也不得不一路撤退。


我看著飽經戰場磨練的吉拉漢尼弟兄,在蟲族將牠們的身體扭曲成恐怖的新型態時驚慌尖叫,牠們的眼神懇求著能死得痛快一點。


當 Pavium 在堅守最後一處據點時,Voridus 總算來訊。牠在撤退時發現一個入口,這個入口可以通往一處先行者地下設施;工程師認為,這座設施與 Voridus 之前關閉的先行者防禦設施有關。Pavium 帶隊前往支援 Voridus,並且引爆搜刮用鑽頭製造大爆炸重挫此區域的蟲族。Voridus 率領一群裝備噴射背包的鬼面獸進入地下的先行者設施,Pavium 則在地表不讓蟲族越雷池一步,並通知 Atriox 蟲族遭到釋放。


Voridus 成功啟動牠曾親手關閉的先行者防禦系統,這才讓成千上萬的聖堂防衛者再度動員,殺掉原型屍腦獸,又一次阻止蟲族。雖然事情總算告一段落,博愛之城再度被護盾包覆,但放逐者亦損失慘重、得不償失;Atriox 因為此次的蟲族危機,不得不放棄所有對抗人類的手段,轉而消滅蟲族。


方舟上的戰事,仍未完結……


粉絲專頁:阿Ben
Halo 社群歡迎您的加入:
Halo最後一戰-台灣粉絲團
Halo最後一戰-台灣論壇
Discor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