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8 日

如果成功的代價是歧視:《決勝時刻:黑色行動 4》的人力代價(下)

T 組辦的健檢沒有 QA 的份。當公司要召開會議時,他們不會邀請 QA,所以 QA 老是得在沒什麼資訊的情況下處理一堆問題,這也導致他們很常得在周末時又去公司工作。各位知道「沒什麼獲得資訊」這件事有多誇張嗎?2020 年的《決勝時刻》新作原本由大錘負責,但忽然換 T 組上場這件事在經過媒體報導後,QA 也是從閱讀媒體文章才知道這些事。如果媒體沒有報出來,他們根本不會知道。

影片和文本無差異,只是供各位有不同的閱讀選擇罷了~但還是建議各位看影片,因為有圖有聲。喜歡的話可以訂閱喔~粉專也有更多 Halo 《最後一戰》和其他遊戲的資訊,歡迎逛逛^^

T 組的總部位於聖莫尼卡,跟動視暴雪的總部在同一條街上。除了製作動畫的部門,多數部門包括藝術、設計、工程師,他們都在一樓工作,且車子能停在離公司很近的停車場,還常常拿到免費餐點。這些在一樓工作的人定期參加公司會議,時時刻刻獲得最新消息。


然而,即使 QA 部門就在二樓,卻彷彿在不同的世界裡工作。10~12 人必須擠在只有 6、7 人的空間裡;車子停在走路要 10 分鐘以上的地方──QA 還說在得知被雇用時,對方提醒記得把走路的時間算到通勤時間裡;餐點不僅得自費,吃飯的時間也要被要求,即使在非常狀態時能吃免費的晚餐,卻也只能撿開發人員吃剩的,有時甚至還被告知不要去拿剩飯剩菜。


關於吃飯時間這件事,如果沒有理解錯誤的話,筆者額外解釋一下。假設一個人的用餐時間是一小時,員工的上班時數是八個小時,從早 8 上到晚 4,那開發人員的用餐時間被包括在這 8 個小時裡。但 QA 的用餐時間卻不被計入工時,如果早 8 到晚 4 的這段期間有用掉那 1 小時的用餐時間,那 QA 在晚 4 的下班時刻其實只做了 7 個小時的工作,因此 QA 得 5 點下班才是正好做滿 8 個小時。


T 組辦的健檢沒有 QA 的份。當公司要召開會議時,他們不會邀請 QA,所以 QA 老是得在沒什麼資訊的情況下處理一堆問題,這也導致他們很常得在周末時又去公司工作。各位知道「沒什麼獲得資訊」這件事有多誇張嗎?2020 年的《決勝時刻》新作原本由大錘負責,但忽然換 T 組上場這件事在經過媒體報導後,QA 也是從閱讀媒體文章才知道這些事。如果媒體沒有報出來,他們根本不會知道。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資訊不透明的情況,原因在於開發人員對 QA 的不信任。去年秋天 T 組解雇了一名洩漏大量資料的 QA,洩漏的內容是殭屍模式全彩蛋解析,然而 T 組卻希望這些彩蛋是經由玩家去發現,而不是員工洩密;此外員工的洩密文章裡還諷刺了其他的開發組,更讓 T 組火大。不過洩密員工之所以要這樣做,原因在於 QA 部門長期被公司孤立。


與其他遊戲公司一樣,T 組亦認為 QA 只是群無專業領域的勞工,而且很容易取代。《黑 4》很常更新,但更新越多、Bug 反而越多;有些 Bug 是 QA 於測試期間忘記去處理的,有些則是缺乏修理的技術或單純出包,然而更多的是時間緊迫這個致命因素。


一名 QA 說:「更新後,玩家會上 Reddit 評論,然後會留言『T 組他媽的怎麼還沒修好啊?他們不在乎這些問題嗎?』然後就會有公司的人去問 QA 這是怎麼一回事,QA 則會說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


一名非 QA 的人員說:「有些關於 QA 的嘲諷與笑話。玩家會因為在遊戲裡遇到的 Bug 而去責怪那些 QA,卻不去思考更深層的原因……然後 QA 就變成了笑話製造器。」


如果 T 組當初肯多花一點點的心思在 QA 上,或許就能避免這些問題。但很扯的是,QA 卻被告知不要去跟開發人員有什麼交流,開發人員也被告知不要跟 QA 扯上關係。一位 T 組的開發人員表示,他一入行時就被這麼告誡,有問題就去找 QA 的負責人,其他 QA 一概不要有接觸。或許有人會認為直接找頭頭談比較不會浪費時間,但這名開發人員卻說他們真的嚴禁他與 QA 頭頭以外的 QA 有任何交流。


測試人員還說,如果要跟開發人員交談或是保持友誼,還得透過 JIRA(一種缺陷跟蹤管理系統),不然怕會被開除。


一名開發人員表示:「在 T 組,QA 是個被孤立的獨立部門。不過我認為在其他遊戲公司,QA 會被分散在各個部門裡才對。」


這種孤立不僅無助於遊戲的開發,更會影響團隊的士氣,從而讓遊戲出更多包。在被孤立、無法與其他部門交流、感覺不屬於團隊的一份子……等等負面影響下,QA 的離職率非常高,因此你會很常看到新面孔。新的 QA 剛進來才正要大展身手或是剛熟悉工作環境時,卻因為上述問題導致離職。


事實上,QA 並非 T 組的正式員工──當然其他遊戲公司的 QA 也有這個問題──而是受雇於 Volt,一家承包公司。


在較大的遊戲公司裡,因為遊戲的銷售表現亮眼而得到獎金一事算挺常見,且高層能獲得的錢則又更多。但對受雇於 Volt 的工作人員來說,他們看的到,卻吃不到。正式員工的徽章是藍色,承包人則是橘色,這種「隔離措施」一再表示別上橘色徽章的人不是公司的一份子。他們為同個目標一起犧牲奉獻,卻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一名 QA 沮喪地說:「當我們看到一輛又一輛的全新特斯拉開進公司的停車場時,我們的感覺很糟。當你在停車場看到捷豹、特斯拉、舊車,就知道這些車子的主人的身份。在公司裡,你能明確感覺到自己與正式員工的地位差異──我並沒有誇飾,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今年早些時候,人力資源部門與管理層發佈了有關全體員工的生活品質改善報告,旨在找出製作《黑 4》的期間究竟發生了哪些問題。只是這個全體員工,指的是正式員工,自然是不包括承包人。最應該被改善工作環境的 QA、最迫切需要改變的 QA,不僅不會出現在這份生活品質改善報告裡,他們的需求更不會被聽見。


「你會因為自己只是名 QA,所以自然不會去跟負責藝術的高階工作人員或管理階層的人說話。雖然沒人說你跟他們說話會被開除,但就是有這種感覺在。」


有些已經做了幾年的 QA,會被他人嘲諷「做這麼久了卻還在領低薪」,這讓聽的人很憤怒。一些為 T 組工作多年的 QA,他們的時薪只有 20 美元,跟法定的 12 美元其實沒有差太多;有些 QA 要求加薪,但因為自己受雇於 Volt,所以自然是不可能。詭異的是,跟 QA 待同樣久的全職人員的時薪竟然比他們多了 6、7 美元。


T 組給承包人少少幾天的病假──沒有薪水的病假。承包人一年有 6 天的帶薪假期休假,要嘛是 7 月 4 日的美國獨立日與感恩節,要嘛就是聖誕與新年假期。不過在 2018 年 12 月,QA 都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內容是放假規則有些變化:


「特定假期前,必須在 13 周內工作達 510 個小時。這 510 個小時是『正常的工時』,而非『加班』。」


換句話說,如果你在這 13 周的工作時間裡有天忽然因病請假,那你就沒假期可放了。筆者算了一下,假設一個禮拜只能做 5 天、每天只能做 8 個小時,等於 QA 一天要做近 8 個小時才能有假放,而且這 8 個小時還不能用加班補回來,這不就變相要這些 QA 不能生病,通通都得來上班嗎?如果哪天上班途中遇不可抗力情事而沒到公司,等於那年就沒有假期可放了。


承包人確實有獲得公司福利,但完全比不上正職員工,而且有些福利還只是一時的。一位 QA 說公司幫他保健保,但每個月卻得繳數百美元,而且事前還沒有任何通知得繳這麼多。當 QA 與公司簽的工作契約到期後,要嘛離職、要嘛繼續做 QA,極少數能轉成正職。


《黑 4》的某個爭議為課金問題。只不過公司千方百計地想要掠奪玩家口袋裡那香香的錢錢,卻絲毫沒有想要多給 QA 的意思。受益的永遠是領頭人、管理層,而承包人卻只能繼續埋頭工作。


此篇文章點出的許多問題,在其他的遊戲公司裡也都挺常遇到。這名作者刊載《冒險聖歌》的問題文章後,就聯繫了 T 組的一些員工,對方則表示很歡迎作者的採訪。考慮到遊戲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但他們的處境卻沒有改變,因此希望透過自己的聲音來喚起公眾意識。有些 QA 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他們希望能跟開發人員平起平坐」,就這麼簡單。


「大家都因為喜歡《黑色行動》而齊聚於此,但我們的地位卻是次等公民。」


這篇文章報出後,T 組的兩位負責人 Dan Bunting 與 Mark Gordon 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所有員工。內容如下:


「Kotaku 發佈了一篇關於製作《黑色行動 4》的文章。身為一位經理,我想說的是,我們很注重每位員工的福祉。我們的願景是改善每一位員工的生活,並打算透過更有效率的規劃、簡化作業流程來達成目標。然而這並非三天兩頭就能實現,必會歷經大量的決策與對你們的承諾──更重要的是持續溝通。如果你覺得自己的需要沒有獲得滿足,請別猶豫,直接跟經理說。任何人都不應覺得自己沒有選擇,或是認為自己的唯一選擇就是將這些事公佈於眾。現在就與你的經理誠實地談吧;如果不起作用,請隨時來找我們中的任何一人。開發一款遊戲是門複雜的藝術,需要來自各地的人才與技術才能成功。培養尊重其他人的工作室文化,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感謝所有人的付出。」


《〈決勝時刻:黑色行動 4〉的人力代價》一文在 2019 年刊出──請記住《黑 4》是在 2018 年時發佈──這份來自經理的聲明應該也是在 2019 年左右時發佈。然而 T 組真的改變了嗎?


2021年12月3日,一篇名為《〈決勝時刻〉最近賺了數十億美元,所以他們當然要裁員》的文章發表,表示有 10 幾名任職於烏鴉工作室的 QA 被解雇(T 組跟烏鴉共同開發 2020 年的《冷戰》)──而且解雇通知並非用官方公告的方式,而是用嘴巴講──盡管這些被炒魷魚的人被告知「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動視暴雪承諾會加薪、給福利跟給獎金,但僅限於那些沒有被炒魷魚的 QA,他們的時薪將從 17 美元提升至 18.5 美元。


不過這種「賺大錢後卻炒魷魚」的模式並非單一事件。早在 2018 年,CEO 鮑比.柯蒂克(Bobby Kotick)說他們的營收可是史無前例的好,然後就炒了 770 名員工(8%);6 月時鮑比還拿到了 1.55 億美元,結果又炒了 50 名員工,各給他們三個月的資遣費與 200 美元的暴雪點數卡。


筆者覺得,依照自身能力來獲得報酬多寡這件事很正常,但這不代表得讓領著低薪的人受到嚴苛待遇;文章裡提到有人會去嘲諷 QA,但那些人大可不必酸言酸語。職場裡,工作有分地位,但不代表人也要分地位。該如何減少歧視與苛刻,是我們要共同面臨的問題。

2022 年的《決勝時刻》據傳為《現代戰爭 II》:141特遣隊將深入哥倫比亞大幹毒梟


粉絲專頁:阿Ben

Halo社群歡迎您的加入:

Halo最後一戰-台灣粉絲團
Halo最後一戰-台灣論壇
Discor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